为什么B站弹幕甩腾讯几条街?我有7000字长文说透背后复杂逻辑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见实(ID:jianshishijie),作者:姜巍,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在开聊今天的思考前,我先说两个过去发生的、有趣的例子。

第一个例子,你记得此前很火的“摔倒炫富”玩法?起源很简单,就是ins上的一个俄罗斯模特,秀了一个自己从私人飞机上摔下来的照片,摔出来很多有钱的东西,结果没想到一下就在世界各地的社交网站上传开了,有了各种各样的引申和玩法。 

很多互联网潮流都是从ins或者从其他的美国网站上传出来的,我们也很难知道原因。

最近在流行一个说法叫:社交网络的鄙视链,最顶端就是ins,然后是脸书,然后是国内的网站比如知乎、贴吧、微博,最后才是微信。微信基本上是处在社交网络新鲜感生产的最底端。

第二个例子,其实是已经流行了好几年的日本的宅舞叫《极乐净土》。我在不同的视频网站上截了同样两帧的镜头,左侧是B站,右侧是腾讯视频。

弹幕是视频网站现在都有的文化,你会觉得看弹幕也很有趣,但是在不同网站上,弹幕文化千差万别。

左侧B站的弹幕很多,而且都是在夸谁跳的真好,还开玩笑,里面甚至形成了对话;但是右侧腾讯视频这个弹幕就很少,而且全是刻薄的话,比如谁跳的太烂了。

我们好奇的问题是:同样是弹幕,为什么B站向左走,腾讯视频向右走?

同样一个机制,为什么在两个视频网站上会形成这么不一样的使用方法?这个究竟是谁在规定?谁在引导?由什么造成的?这个其实就是一个同样的机制产品,但是在用户使用的时候,会非常不一样。

在产品上线之初,所有的目标、路径、使用方法,设计者都规划得井井有条,然而产品上线后,一经用户使用就会衍生成另一个复杂的系统。因为我们没法预见这个产品被千万的个性用户使用起来会是什么样子,用户使用的需求可能千差万别,场景也大相径庭。在如此情况下,我们当如何以复杂科学理念看待互联网运营?这是我今天想和大家深聊的话题。

(对了,分享人是育学园联合创始人、水滴产品进化营一期师姐姜巍。顺便提及的是现在第5期水滴产品进化营学员招募已经启动,包括姜巍在内一共会有 18 位老师为大家在 14 个完整日分享、打透 6 套核心方法论,欢迎文末扫码或点击阅读原文报名,构建属于自己的系统性产品能力。)

复杂系统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局部之和不等于整体,也就是我把一堆用户“搓”起来,并不能形成社群,我们没法预测局部之和,如何形成一个总体特性。那要怎么做?

01

在朋友圈立人设

找soulmate就选soul

我们知道生命系统是靠DNA来传递规则的,那产品的DNA是什么?应该就是这个产品的基础核心定义

浙大生命科学研究院王立铭教授就说过:一旦形成这个规则,因为它过于底层,其实很难更改。

其实这个也是我们在做产品的逻辑,产品核心的规则一旦被用户使用之后,你可能就很难更改。

我下面列了几个社交网络。我们发现社交网络有一些核心定义,这个规则定义就决定了你是什么样的产品,它决定了什么人、怎么用,以什么样的目的去用。

比如说微信,因为是熟人实名制的,基本上都是自己认识的,使用微信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发现熟人的动态。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在发动态的时候,都需要在朋友圈“凹”一下自己的人设——要在老板面前秀加班、要在父母面前秀健康等等,我们也经常会看到微信公众号有一些diss朋友圈用法的一些文章,都很诙谐、很精辟。这其实就是揭示了我们在如何使用这款社交应用。

再看抖音、微博和soul,它们用法都不一样。

现在很多人刷抖音要是为了发现内容、找到有趣的东西,我们会发现育学园的竞品已经不仅是同行的母婴网站了,还有抖音,因为很多妈妈在上面看育儿的视频,还有辅食做法也在抖音上去看。

微博是用来发现热点,出了什么事,准保第一时间上微博热搜,哪个明星传了绯闻,微博先崩了。

soul是很有趣的,纯陌生人社交,而且它用一切方法去限制你公开信息,比如说不能用自己的真实头像、不能发表自己的真实信息,因为很匿名,反而让人有安全感。所以我把soul定义成发现心灵,匿名反而给人带来真实感。

上面是soul的截图,它根据用户的一些性格测试,来匹配适合的用户。

我们就会看到他们的描述很真实,会给你真实的生活和心灵共鸣的表达,因此有很多人会在soul上找到自己所谓的soul mate。尽管没有公布地域,但很多人从线上发展到线下的朋友。

这就是不同的社交网站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和基因。

02

后入场的你

如何实现弯道超越?

你的产品规则确定了你的产品特性,找到最基础的逻辑之后,如何去预测社群的演化和成长,我觉得一个核心是要找到枢纽节点

关于复杂网络有一位很著名的学者叫巴拉巴西,他有一本书叫《链接》,里面说在理想情况下设定的网络都是随机且封闭的。理想网络在加入新节点时,每一个原有的节点都会以一个相对比较平均的比例和新节点进行连接。

实际上无论是我们生活中的社交网络还是网上的用户网络,都不是一个理想化的网络,首先它会不断地有新节点加入,其次新的节点其实跟每一个原有节点链接的比例不是恒定的,这叫做无尺度网络

所以我觉得我们非常适合以这个理论去理解互联网社群的发展和关键理念,它有几个特点:生长机制、偏好连接和适应模型

生长机制指的是在无尺度网络中先加入的节点会有先发优势,也就是说每一个新来的节点都会以同样的比例和原有节点链接,当然是越早来的人获得的链接可能会越多。

以微博来举例子,我的合伙人崔大夫崔玉涛医生是国内知名的儿科医生,他在新浪微博上现在有 770 多万粉丝,他是优秀的医生,专业很牛、很敬业、还充满了人文主义的情怀。

但是这个并不能足以说明他为什么在微博成功,因为像他一样优秀的医生可能有很多。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进入的早,当年微博刚出现的时候,当时新浪主编跟他是好朋友,就邀请他开通微博,他从此一做做了十年,所以他是先发优势的受益者。

第二就是富者愈富,因为你的链接节点多了,每一个新进入的人,会更愿意跟你去进行链接。

所以我们在去一些热门的社区的时候,发现推荐给我们的都是一些大V的帐号,知名的影星或者网络大V,会更容易出现在热点的列表上,就是因为他是有偏好链接的。

我觉得这其实是引起了我们在企业发展上,或者战略上的思考:当我们作为一个新的创新型企业进入赛道的时候,如果我们对原有的领先企业采用的是跟随战略的话,是永远无法超越和战胜它的,因为它有了先发优势和富者愈富的偏好链接。

那么新的企业如何战胜老牌企业?无尺度网络的第三个特点新星效应给了我们很好的解答。

它指的是说你作为新的节点,如果你有跟原来不一样的新的特点和新的特色的时候,有可能打破原来这两个特性。

拿蔡徐坤举例,刚刚出道一年,虽然最近经常被diss,但他现在在新浪微博上已经有 2300 万的粉丝,短短一年的时间,其实他就是以一个强大的新星效应,成为新浪微博上最受关注的明星,他现在在微博上是内地明星势力榜的NO1。

这三个理论帮我们理解无尺度网络模型,其实也会帮我们理解,我们的产品一旦形成社区之后,应当如何发展:核心就是我们找到所谓的枢纽节点。

抖音上有一个长得特别像岳云鹏的人,而且竟然还是个女生,她模仿岳云鹏非常像,导致岳云鹏有两次在微博上引用了她在抖音的视频,其实这就成为抖音传播过程中的关键节点,抖音后面越来越快的得到传播,其实这些关键节点产生了重要的作用。

03

用复杂科学理念看待互联网运营

育学园有哪些实战的方法论?

育学园用复杂科学理念去看待互联网运营,有三步走:

· 第一就是找到KOL,找到使用产品社群的所谓意见领袖型的用户;

· 第二,鼓励他们发表更多的UGC;

· 第三,形成用户关系。

我们其实有非常完善的发育体系,便于在用户加入到育学园之后,我们就能够快速分辨出来谁是拥有育儿经验的核心达人。

因为如果做过父母都知道,我们养儿育女除了听专家的,还会听朋友的,或者说过来人的。有一句话叫在育儿领域,权威和妈妈都是专家,当我们成为过来人后,我们总能够对后面向我们取经的人分享很多经验。

找到这些用户之后,如何鼓励他们发表更多优质内容,并且形成用户关系。这个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而且我们也会通过这些手段使我们的社区的用户黏性越来越强。

因为我觉得使用任何软件,用户都会基于两点,首先是被你的功能吸引来人,然后会因为关系留住人,因为功能会有替代性,就像直播答题的软件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用户很容易因为今天映客的奖金多,明天花椒的奖金多,在不同的软件之间来回切换。

但用户关系会使用户留在那里,为什么说微信很难以撼动,因为我们所有的社交关系好友全在微信上,很难有新的软件能够和微信一模一样,更别说打败微信了。

04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互联网产品市场先到先得

为什么要以极简原则来建立产品?

首先互联网产品的竞争是速度的竞争,先入者会有优势。

比如一年前大量出现的一些直播答题的软件,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例证。

2018 年年初国内涌现出很多直播答题的软件,像映客的芝士超人、花椒、一直播都在做。

其实早在 2017 年的夏天,美国就出现了一款叫做HQ Trivia的直播答题软件,当时不怎么火,但它在圣诞节搞了一个活动一下就火起来了。所以国内就争相地、快速地推出了这个软件在中国的复制版。

我们可以看到这些软件上线的时间非常的紧密,比如说 2017 年 12 月 28 号上线一款, 2018 年 1 月 4 号上线一款,开发非常快。

但如果不是这些APP的产品经理,可能没有人能分出来他们有什么差别,因为界面、功能几乎长得都一模一样,为什么?

因为他们都想掌握到先发优势,先进入用户市场,意味着先抢占到用户心智,意味着有更多的用户,也带来更多的商业价值。

比如芝士超人在 1 月 4 号上线, 1 月 7 号在线人数就突破了 100 万, 1 月 8 号接到了一笔过亿订单的广告费。

有一句话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指的是要想占据先发优势,产品上线的时候经常是非常简单的。

其次,产品研发成本和产品的复杂度会成正比。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说,要用一个最快的方式先验证一下产品方向,不用做太多的投入,这也是我们常说的MVP,便于低成本试错。

谈到MVP,经常引用的例子Dropbox,这是 2007 年上线的一款跨平台存储的软件。

当时这个创始人想要做这个软件的时候,因为会针对不同的系统,windows、linux等等来研发,他觉得这个成本会很高,所以他想用快速的验证方式来做,就做了一个简单的动画放到了网上,说:想做这样一个产品,它使你怎样怎样方便,如果你们觉得好的话,你们可以邮件来订购。

这个视频放到网上之后,他一下接到上万封的邮件说想要这个产品,他成功验证了用户有这个需求,因此他就开始开发这个产品,一上线就获得了成功。

第三个核心原因,我们老说用户是“傻瓜”,他们不愿意思考,所以应该把产品做的越简单越好。

这是去年开始流行的游戏叫《恋与制作人》,它算是一个卡牌养成类的游戏,其实很多游戏都是一个做法:只有一个单线的顺序指引你应该怎样一步一步做,等我玩到最后,花了三千多块钱,准备删除这个软件的时候,它已经变得非常之复杂了。

但在这个过程中我没有任何学习的成本,因为它是慢慢循序渐进的,所以产品为了能够让客户快速接触,应该做的很简单。

这其实是为什么我说产品在一上线的时候应该做的极简的三个原因。

05

从聊天软件到生活平台

微信的迭代就是一部进化论

上线的时候极简,但后面我们可以用进化的思想不断迭代产品。

传统的商品,比如一部手机或者一本书,递到消费者面前的时候,一定要尽量做到完美,因为它迭代的频率很低,迭代的成本非常高。

但互联网产品不是这样,它虚拟的特点、随时上线的可能性,使得它可以不断的进化。

下图是微信的第一个版本,完全没法和现在我们手机上这么庞大复杂的应用联系起来了。

其实微信刚刚上线的时候只有简单的好友对话和好友列表。我们熟悉的朋友圈、公众号、微信支付都是后来通过版本的不断迭代来增加的。

所以微信就是通过产品的不断迭代演化,从一个非常简单的,能够在线进行好友之间联系的软件变成了一个覆盖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全能型的软件。

第二因为创造的时候很简单,它也需要不断地进化,使功能不断的完善。KEEP刚上线的时候其实功能也很简单,就几门课程,到后来不断的迭代完善,把课程越做越丰富,把功能越做越复杂。

06

像地球上做古老的生物学习

不断累积、快速迭代

迭代两个核心的关键词和精髓:一个是累积,一个是快速。

我觉得这个也是进化论核心的命题,从感官细胞逐步进化成复杂的人体器官,其实也会经过漫长的岁月。

在这里面隐含着的是每一步的进化都是把原来的进化优势累积起来,这个累积的作用其实是非常必要的。

我们老说一句俗语:如果你给猴子一部打字机,给它足够的时间,他可以打出一套莎士比亚全集出来。这个是出自有名的无限猴子定理。

《盲眼钟表匠》中理查德·道金斯做了一个实验,他说我不要打一部莎士比亚全集了,我要打《哈姆雷特》中的一句话,看看到底需要花多长时间。

“Methinks it is like a weasel” 这句话如果让一只猴子来打的话,有多大几率能成功?

其实就是简单的测算,英文字母 26 个加上空格,一共有 28 个字符,随机概率是1/ 27 的 28 次方,这其实是非常低的。也就是说没有经过进化的随机的变异,你可能得到想要出现的结果的几率其实是非常之低的。

但如果以累积变异,把进化加进去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

我们可以看一下,道金斯做了这样一个测试,当然他不是找猴子来打字了,他用计算机随机程序做了一次模拟的实验。

这是计算机第一次敲出来的一句没有任何含义的话,然后他做了一次演化,第一代中选择了一个跟那句话相对接近一点的一句,然后进行了第二次的累计迭代的进化。

一共做了三次实验,第一次实验在第 43 代,后面两次是 62 代和 41 代,跟刚才我们说1/ 27 的 28 次方相比,这两个数字有巨大的变化。

这个就是累积的关键性,它一步一步的把进化中的优势累积下来,形成一个巨大的变化,形成一个时间尺度上的巨大差异。

第二个关键词:快速

人类发明抗生素时间比较长了,而且人类与细菌的关系很复杂,我们就谈跟病原体的斗争。

青霉素其实是 1928 年发明的,一九四几年开始医用,但是在 1950 年就出现了对一切抗生素都有抗药性的金黄色葡萄球菌,因此人们后来又发现了各种各样的抗生素,比如我们曾经称为“超级抗生素”的万古霉素,但金黄色葡萄球菌很快也有了万古霉素的耐药性。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

下面这段视频就展示了细菌如何通过快速迭代和演化,在一个抗生素有梯级浓度不同的分布的培养皿中实现传播的。

这个其实是一个挺震撼的视频,这么小的生命能够在短短 11 天的时间,进化出来能够抵抗一千倍浓度的抗生素。

作为地球上最古老的生物种之一,细菌能够一直在地球上延续。我觉得它在进化上是有一定优势的,比如快速的变异,它大概在每20- 30 分钟就能繁衍分裂一代。

我们也知道进化其实是不断的在随机变化基础之上,经过环境选择,把优势累积下来。所以其实累积和快速的迭代能够让细菌在地球上持续地生存。

为什么互联网产品需要小步快跑、快速迭代?

这个道理已经呼之欲出了,假设我们前面说的直播答题软件,开始的时候长的基本上差不多,但如果有一个软件是一个月可以更新迭代两次,有一个软件是半年更新一次的话,在一年之后这两个产品一定是完全截然不同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快速迭代产品的核心原因。

比如乔布斯,我们老说他是产品大神。他创造的苹果手机跟原来的手机相比,几乎是黑猩猩变成人的一个进化。

因此我觉得他在产品上的迭代和进化的想象力和创造里,是完全超过了我们的进化能力的。

那我们能成为下一个乔布斯吗?太难了。但我们能做出好产品吗?我觉得可以。

当我们理解了演化的客观规律,虽然没法像造物主那样在创世纪的时候就能够预见所谓最完美的产品,但是我们可以通过累积迭代,找到方法去演化出日渐完美的产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